篆刻引路

        篆刻艺术始于秦汉,在元明时期逐渐进入文人视野,在文人擅长的其他艺术如诗词、书法、绘画等理论和技法的影响下,篆刻逐渐发展成为一种高度抽象、具有极高的艺术审美和空间设计的艺术。它从不同的篆刻线条、结构和细部处理出发,演变出形态与结构异彩纷呈的方寸空间,成为文人竞相学习和交流的高雅艺术。明清私家园林多由文人委托、负责或参与设计,其在篆刻艺术中沉淀下来的空间意识和理解会非常自然地运用的园林设计当中,因此,研究篆刻与园路设计的关系,可以帮助我们更加深入理解园路在园林空间设计中的关键作用。
       篆刻是由篆法、章法、刀法组成。所谓篆法是指篆体的线条美,如鸟虫篆、九叠篆等;章法是指篆刻的结构美,如格构、曲构、疏密、留白等;刀法则体现了笔法时序美,如单刀运刀、双刀运刀等。因此,篆刻不仅有实体美、空间结构美,还有运刀进程之美。明代计成在《园冶》中已经开始用篆书线条来描述园路空间:“篆壑飞廊,想出意外。”篆壑的二维曲折与飞廊的三维飞跃显然是对园路线性空间的线形空间延展做了丰富的描述。“廊者,庑出一步也,宜曲宜长则胜。”这也进一步说明廊路要曲折纵横延伸于园林,左右游人,成就园林空间无穷之胜。而谈到园林的空间结构,计成依然是空间设计意识十足。“古之曲廊,俱曲尺曲。今于所构曲廊,之宇曲者,随形而弯,依势而曲。”他所说的曲尺曲结构、之宇曲结构和随形弯结构,从理性变化适应到感性随遇渐变,最后达到任意融合,总结出园林空间结构的丰富变化与自我逻辑。再说到园路的时序之美,“或蟠山腰,或穷水际,通花渡壑,蜿蜒无尽,斯寝园之篆云也。”园路如篆刻刀在园林基地上上下翻飞,穿过花丛,飞过沟壑,曲折不尽,如篆云图案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篆刻本身并不是二维平面的艺术,在篆刀的角度,它是有深浅腾挪的,一如书法中毛笔的笔法中的压、提、撇、捺的四维运动。
        因此,我们可以分析篆刻与传统园林园路空间设计的关系,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园路设计的理法,同时从篆刻空间中汲取营养,使得千变万化的篆刻空间设计可以实体化、现代化、体验化,补充我们现代园林设计的空间语言。其实,园路的线形是造园设计的资源,传统园林的最高追求是“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法自然”之路,而园路的功能是满足交通基础上的最大限度的成景、得景,园路的线形自然就选择了“景以境出”的曲折形线条为主,这是园路设计的“篆法”。园路的布局是造园设计的奥旷、疏密、构图、分朱与布白,它决定了园林空间的分布、层次与变化,使人在有限的空间得到无限多尺度的体验和感受,这是园路设计的“章法”。园路的时序是指游人在园路的引导下游园的顺序和过程,感受意境叙述的逻辑与表意的过程,完成园林设计的精神功能得表达,这是园路设计中的“刀法”。可见在园路设计中选择什么样的线形,安排什么样的布局,组织什么样的游览顺序都至关重要,是“篆法”、“章法”、“刀法”三者的完整配合与共同协作,要注意线形、布局和时序的三者统一,只有这样才能领会园路设计的理法真谛。所以,园林是更大空间中的篆刻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