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文化追寻» 道家思想影响

道家思想影响

      道家崇尚自然、崇拜神仙,在文化方面自成一派,并影响广泛。道家思想的中心理念就是“道”。道家思想讲求自然无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所以道家建筑普遍具有含蓄虚静、返璞归真的美感。同时,道家思想也是风水学的一个起点,由道家思想凝练的建筑风水学也在深刻的影响着建筑的设计和建造。

1)重视取“气”

    道家思想讲求与自然协调,自然世界中的事物高低相配,疏密相匹,追求平衡。这个思想也渗透到了道家的建筑建设中。道家思想重视“气”的概念,道家思想认为人的生命活动都是由气的运动变化而产生的,气的升降出入就是生命运动的基本形式。传统建筑风水学通常以“取气、取势”为原则进行建造,通常在建设时都遵循“坐北朝南”的原则。这样可以达到“顺应天道,得山川之灵气。受日月之光,颐养身体,陶冶情性,方人杰地灵”的目的。在建筑设计方面,这样建造的建筑不光可以将北风屏蔽,同时也有利于建筑的采光。在北京白云观中,以老律堂和玉皇殿为代表的宋以后道教的陈设均为坐北朝南。坐北朝南的房间,在冬季,由于太阳高度角较小,可使更多光线斜射进房间,从而利用自然手段营造舒适的室内环境;在夏季,太阳高度角增大,射入房间的光线减少,从而保证室内凉爽的环境。这种理念,很好的利用了自然光,为室内的光照和热环境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条件。
              

2)风水学影响

道教与风水学的关系十分紧密,因为两者有着共同的生成背景和思想基础,《易经》更是两者间强有力的纽带。他们同样追求“气”,对色彩、方位、数字有着相似的处理方式。风水中关于最佳环境模式模式中所用的四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又是道家的保护神。这些特点与思想连接了道教和风水学,同时也渗透到传统建筑的设计和建造中。
    道教对数的观念是受到风水学“阳卦奇,阴卦偶”五行之说的影响。一三五七九为奇数为阳,阳主动,表示事物的发展变化,“一”表示变化的开始,“九”表示变化的结束。周易中讲,无极生有极,即先有无极的“〇”然后有极的“一”,之后,由“一”开始变化,到“九”变化结束,最后回归到“〇”,意味着新一轮的循环开始。其中“九”是天数,阳数之极,为最大,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身份。“五”,作为正中的数字,同时也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的数量,代表着五个元素相协调,带有着很好的寓意。因而古代常以九和五象征帝王的权威,称之为九五之尊”。
    在北京故宫里,“九五之尊”就有很多体现。奉天殿,面阔9间,进深5间,二者之比为95;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土字形大台基,其南北相距232米,东西相距130米,二者之比也刚好为95;在北京的钟楼鼓楼处,可以也可以体现道家数字文化对于建筑的影响。鼓楼共有三个门,中间大两边小,既表现了中心对称的美感,同时还包含着美好的寓意。建筑物的数字关系,虽然在设计是是为了表达建筑主人美好的愿望,却在建筑建成之时意外成就了和谐的艺术建筑之美,使传统建筑成为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在室内装饰的过程中,应该注重阴阳的平衡。阴阳中,大为阳,小为阴;刚硬属于阳,轻软属于阴。如果家中过分使用超软材质的家具和摆件,会使居住者感到疲惫、精神萎靡的情况。在北京传统建筑中,大部分的会客厅家具均为实木定制,有棱角,营造出一种威严典雅的气氛。
    室内的布局对道家风水思想的运用,不是没有依据的对迷信的追逐,而是在长久的实践中得出的对现实科学的总结与归纳。在北京传统建筑的走访调研中发现,建筑都及其重视风水学的影响,建筑的朝向、内部的摆设、房屋的营造之术等都深受道家风水学思想的影响。

3)崇无思想

    道家思想的“无”空间的营造与室内的设计关系亦甚为密切。受道家思想营造的空间内部很少有繁重的装饰物,只是通过简单的墙面、质朴的家具,营造出一个“极简”的环境,给人以宁静安详之感。去除繁琐复杂的空间,简洁的“无”空间质朴的营造更能让人体会到放松、愉悦、温馨之情。北京白云观老律堂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在房间内,在房间内供奉着道家的神明先辈,在简单的白墙装饰的衬托下,给人以平静清爽的视觉享受。白墙明亮、干净的风格,使神明的雕像更加立体,更体现出道观威严神圣的感觉。崇无思想是一种非常高端的室内营造方法。通过简洁的色彩、简约的陈设,更加有针对性的突出房间的主要用途,给人以最大的使用空间,最舒适、安逸的使用感受。

4)崇尚自然

道家返璞归真、施法自然的思想在建筑材料方面的营造主要体现在天然材料的营造上。道家思想五行观“金、木、水、火、土”与均能与自然材料对应。将这些自然元素引入室内,可以营造出一个自由、简洁的室内环境,给人以自由、回归自然的感受。北京传统建筑多使用木料作为主要的建造材建筑,它具有抗震功能强、取材简单、便于加工的特点。古代砖石烧制成功率低,使用木料作为主要的建造材料使得房间维护结构的导热系数低,在冬季可以更有效的保暖。木材较砖墙相比,平衡周期短,适应环境和温湿度变化的速度快,调整能力强,室内的温湿度变化趋于平缓。除此之外,在传统建筑中经常能看到鱼、花等动植物,借此可以为建筑增添活力,使传统建筑更富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