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其它栏目» 河儿弯弯

长河寻古

北京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水的城市,许多河流从北京平原大地上蜿蜒而过。京东北有潮白河、北运河、泃河等水系,京西南有永定河、大清河水系。在城市街巷坊道间还纵横交错着诸如莲花河、泡子河、菖蒲河、玉河、坝河等大小不一的水系沟渠。在众多历史悠久的河流中,最具人文“韵味”的首推京西郊的长河(图1)。

1 长河文化遗产空间分布图

天气晴朗的夏日,我们一行人在北展后湖的“皇帝码头”登上了游览长河的游船,满载着游客的游船伴随马达的轰鸣声慢慢地驶离了岸边,沿着过去明清帝王游览长河的路线,开始了“寻古”的旅程。船上游客来自全国各地,操着不同的口音,大多数人对脚下的这条河知之甚少,亦很难想象这条河昔日的辉煌。游船离码头渐行渐远,船尾翻滚着污浊的河水,掀起层层泡沫,两岸的景色飞快地掠过船尾,“长河原名高粱河,辽金时……”耳畔响起来导游的讲解,我的思绪也穿越百年,回想起长河往昔(图2)。 

2 清末长河

长河古时称高粱河,河道是永定河的故道。金以前高粱河发源于今紫竹院区域,东流至今德胜门,斜穿北京城区,现什刹海、中南海都是它的故道。金时,建立金中都于今广安门区域,为给漕运河道供水,挖通了紫竹院和海淀地区之间的台地,开凿渠道引香山、玉泉山等山泉水至紫竹院,高梁河上游获得丰沛和稳定的水源,再以高粱河水接济漕运,由此高粱河成为顺畅的河道。据金史《河渠志•漕渠》载:“导引中都城北之高梁河、白莲潭诸水,以通山东、河北之粟……”元时,郭守敬主持开凿了大都城至通州张家湾的通惠河,以便南方漕运物资经大运河直接运抵大都城。为保证通惠河有充足的水源,郭守敬开凿引水渠,引昌平白浮泉水,汇入瓮山泊(今昆明湖),再东南流,接高粱河入大都城,与通惠河相接,同时为节制水量,玉河之上还建置闸坝(图3)。明朝时,高粱河更名为玉河,至清时,才有了“长河”之称。据《宸垣识略》记载:“高梁河在西直门外半里,为玉河下游,玉泉山诸水注焉。高梁,其旧名也。自高梁桥以上,谓之长河。”明清时白浮泉引水渠被废弃,长河水势渐缓,成为帝王乘龙舟赴西山风景区游览的御用河道。河道两岸垂柳掩映、亭台散布,有万寿寺、五塔寺、倚虹堂等诸多名胜古迹,现存古迹多为明清时遗留。今天我们所游览的河道即是明清时帝王游幸西山的长河御道,但当时帝王登舟行船的起点不是现在北展后湖的“皇帝码头”,而是位于今长河下游高梁桥西侧的倚虹堂。 

3 元代高粱河

乾隆十六年,乾隆皇帝为庆祝其母六旬大寿,于高梁桥北侧兴建倚虹堂位。据《日下旧闻考》卷七十七记载:“自高梁桥始,有倚虹堂,乾隆十六年(1795年)为皇太后六旬万寿所建,在高梁桥之北,即河的北岸。”堂坐西朝东,宫门五楹,堂门外即是长河,由于倚虹堂毗邻西直门,所以一直是清代帝王登船前往颐和园、圆明园的皇家码头。清末慈禧太后每年赴颐和园游玩时,也在倚虹堂船坞上船。倚虹堂不仅是御河码头,也是皇帝来往于皇宫和万寿山的途中经常召见群臣和用膳之所(图4)。倚虹堂由此与故宫养心殿、团城承光殿、白塔山悦心殿并称为清代帝王郊游时的四大临时办公场所[1]。清朝灭亡后,长河逐渐衰败,倚虹堂也逐渐凋敝。民国时,倚虹堂对岸船坞被拆除,厅堂建筑后来也被破坏,现倚虹堂已不复存在,遗址处有一处复建的码头,以示纪念(图5)。 

4 倚虹堂老照片
 

5 倚虹堂现状

马达的轰鸣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游船缓慢靠岸,导游提示大家游船已经到了游览的第一站——北京动物园。今日的北京动物园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动物园,与长河沿岸其他遗迹一样,也有着一段曲折悠久的历史。动物园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明朝,明时其为皇家近郊御苑,后被一些太监占为私产。清入住北京后,这一片御苑被赐予康亲王,乾隆十二年,将其收回,改建御园取名“乐善园”,并在园内建置行宫,作为西山游线的一处休憩的场所,园内亭台楼阁、亭台水榭等建筑一应俱全,内部水系和长河相互沟通,环境优美,功能齐全,成为清皇室的一处重要园林。清末,满清政权日薄西山,为挽救统治危机,清政府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当时清农工商部为“开通风气,振兴农业”,将乐善园及周边诸园改为“农事试验场”(图6),场内设试验室、农器室、肥料室、蚕室、温室等,附设动物园1.5公顷,后又多次易名万牲园、天然博物院、乐善公园、国营试验场等。解放初期名为西郊公园,后改称“北京动物园”。如今,只有畅观楼、鬯(chang)春堂、豳(bin)风堂等保留下的少数清代建筑遗迹能向人们昭示着这座“万牲之园”的悠久历史(图7)。 

6 清末农事试验场全图

 

7 今日动物园

离开动物园,游船继续前行,至动物园以西三里许时,导游指着远处岸边的一座灰瓦红墙的大门告诉大家:“这是明代著名寺庙五塔寺。”顺着导游的指引,映入眼帘的是大门两侧竖立的两座华表,门内建筑是传统的红墙青瓦,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几座高耸的石塔,整个院落透着一丝丝皇家祠庙的氛围。在导游的讲解下,我们也了解了五塔寺那段尘封的历史……,明朝永乐年间,一位印度的梵僧千里迢迢来到大明都城北京,他向皇帝朱棣呈献了五尊金佛和印度式“佛陀伽耶塔”,朱棣与他谈经论法十分投机,封他为大国师,授予金印,并赐地于西关(今西直门)外长河北岸,为之建寺,寺名“真觉”(图8)。 

8 五塔寺入口

寺内建塔,塔的样式按照高僧提供“佛陀伽耶塔”即现在的金刚宝座塔,但塔上短檐、斗拱和座顶上的琉璃罩亭具有明显中国传统古建筑风格,是中印文化相互融合的创作[2]。乾隆二十一年寺庙重修后,改名正觉寺,俗称五塔寺(图9、图10)。五塔寺由于前临长河背倚西山,寺内宝塔高耸,是京城士人重阳登高、清明踏青的首选之地。《日下旧闻考》记载:“原真觉寺浮图高五六丈许,而上为塔五方,陟其顶,山林城市之胜收焉。”乾隆皇帝为其母祝寿时亦将五塔寺作为祝寿的主场所。清后期,五塔寺逐渐衰落,到民国初年仅余一塔兀立于一片瓦砾中。现五塔寺已改为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院内收藏着从北京各地收集来石碑、石像生。 

9 金刚宝座塔
 

10 金刚宝座塔

游船驶离五塔寺,穿过白石桥,很快就驶入了一条林密幽深、波光粼粼的水道。水道两岸古木参天,枝叶葱葱,遮天蔽日,仿佛进入了一片原始森林。岸边的标示牌提示我们已经进入紫竹院公园,游船缓慢靠岸。紫竹院公园幽深清净,富有野趣,园林景色一如往昔之清秀,你能想象这片园林已经走过了七百多年的岁月。紫竹院最早可以追溯到元代,金以前紫竹院区域原为几片池沼湿地,曾是长河前身—高粱河的源头。元时,以长河为大都城的水源河道,为调控水量,郭守敬在长河中段紫竹院处建有广源闸。当时广源闸桥大船无法通行,就在闸桥下游长河南岸另开一条河叉,河汊在闸桥上游又汇入长河。河汊和长河合围成一片河滩,元明时期,这片河滩称为“别港”,即今天的紫竹院(图11)。元时“别港”景色优美,建有帝王船坞,《析津志》载:“广源闸别港,有英宗、文宗二帝龙舟。”英宗、文宗时常幸游别港,观赏其秀丽风光。明代兴建万寿寺,在别港河滩上兴建庙宇,庙宇属万寿寺下院。 

11 明代南长河“別港”示意图

清时,帝王嫔妃常乘船去西山游玩,别港即为重要的休息停靠处。乾隆十六年,乾隆皇帝为庆祝其母大寿,迎合其母喜爱杭州风景的愿望,仿照苏州“芦苇深处,水乡风光”,在“别港”河滩上垒砌太湖石,遍种芦苇,取名“芦花渡”,河滩一侧还建有一处酒楼,取名“杏花村”,文人雅士常来此赏芦饮酒对歌。原万寿寺下院寺庙在乾隆时期也被改为“紫竹禅院”(图12),紫竹禅院的西侧增还建了一处行宫,作为乾隆帝同皇太后乘舟游玩的驻足之所,这便是现在紫竹院公园中的紫竹院行宫。 

12 紫竹禅院

光绪年间,乾隆行宫成了慈禧太后的行宫。她也曾在此登上码头,乘船去颐和园颐养天年。1900年紫竹院遭“八国联军”洗劫,辛亥革命后园林基本荒废,新中国成立后对其进行全面整修,如今紫竹院已成为一处城市公园(图13)。 

13  紫竹院内长河水道

紫竹院以西是广源闸桥,桥面貌较新,但闸门已消失,侧墙上还残留有闸槽,桥基之上仍嵌有一对斑驳黝黑的镇水兽,见证着这处闸桥七百多年的沧桑岁月。广源闸始建于元朝至元二十九年(1292),是郭守敬为节制长河水量而建,是元朝通惠河上游的头闸,也是长河上最古老的水闸。广源闸是调控长河之水的关键,闸桥落下时,闸东之水深不满一尺,提闸之后,下游河水即可行驶龙船,明清时期皇帝乘船赴颐和园时,常在广源闸换船。《长安客话》载:“出真觉寺循河五里,玉虹偃卧,界以朱栏,为广源闸,俗称豆腐闸、引西湖水东注,深不盈尺。宸游则陼水满河,可行龙舟。绿溪杂植槐柳,合抱交柯,云覆溪上,为龙舟所驻。”清末慈禧太后游览西山时,驻跸万寿寺,也会经过广源闸(图14、图15)。 

14 广源闸
 

15 广源闸镇水兽

游船经过广源闸,不远处一组红墙灰瓦、雕琢精致的寺庙建筑映入眼帘,导游告诉大家万寿寺到了,随着游船靠岸,游客纷纷登岸观赏。寺庙的石墙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向人们叙说这座寺庙辉煌的历史……这座富丽堂皇的寺庙历经沧桑,光彩依旧,只是其规模已难比昔日。
明万历年间,佛教兴盛,皇家收藏的佛经卷帙浩繁,无地存放。为保存这些珍贵的经卷,明万历五年,万历皇帝之母慈圣李太后出资兴建一处皇家寺庙,取名万寿,以作藏经之用。寺庙以万历皇帝的名义敕建,史载:“皇帝勅谕官员军民诸色人等:朕惟慈悲之教,盖以阴翊皇度,化导群迷,乃于万历五年命建僧寺一所,于西直门外广源闸地方,以崇奉三宝,赐额曰护国万寿寺。”据载初建时,万寿寺分东中西三路,占地约为九顷七十亩,合计九百七十亩,其香火地中还包括今紫竹院部分,是京西最大的皇家寺庙之一。寺庙建成后,成为明代帝王西山游览途中用膳和小憩的行宫。清朝康熙至光绪年间时寺庙又历经多次重修扩建,西路于乾隆朝时改为行宫,逐渐形成了集寺庙,行宫,园林为一体的建筑格局,享“京西小故宫”之誉(图16)。每当春末夏初,帝王太后从紫禁城走水路到颐和园避暑,均在此驻跸下船稍事休息。清末慈禧每年往来颐和园时,都要到这里拈香礼佛,至今寺内还有慈禧太后休息梳妆用的梳妆阁。民国时期,万寿寺被用作学校、兵营、疗养院,最终,这座恢弘壮丽的寺庙没能免除颓废破败的命运,如今寺庙经休憩,又焕然一新,重现生机(图17)。 

16 清代宫廷绘制的乾隆时期万寿寺图
 

17 万寿寺

万寿寺西侧,有一条南北向的苏州街,北起畅春园南门,南至长河北岸,长约三里。苏州街是乾隆皇帝为庆祝其母七十大寿而建,街内仿照江南街景,各种商店都仿照苏州样式,肆宇栉比,错落有致,连店铺伙计、掌柜等也皆从苏州选派而来。街市开街后,商铺喧闹、吴侬软语,使人犹如置身于繁华的苏州街头。清末后,街市废弃,如今只剩下了地名(图18)。 

18 长河风光

船过万寿寺,飞速疾驶,不再停泊靠岸,遥望两岸,明清时沿岸的名胜古迹却依稀可见:垂柳篷茸的“十里长堤”、富丽精致的西顶广仁宫、素雅清净的蓝靛厂清真寺……,只可惜这些古迹许多仅剩断壁残垣,虽经修葺,但也失了当日的生气。遥想当年长河两岸垂柳掩映,亭台散布,古代帝王们乘着浩浩荡荡的龙船,导着五彩缤纷的仪仗,荡漾于桃红柳绿的碧波中,长河也繁盛一时。如今历史的风尘烟消云散,长河昔日繁华秀丽的景象已难再现,今日长河两岸是杂乱的民居、破败的古迹,水上是喧哗的游船,虽“热闹依旧”,但却少了几分古韵和优雅,多了几分喧嚣和嘈杂,不禁让人感慨:碧波宛转依旧,百年往事如烟。秀美繁华随风散,换了人间。

参考文献:
[1]李裕宏. 源远流长的高梁河(长河)[J]. 北京规划建设,2004,02:150-153.
[2]王玏. 北京河道遗产廊道构建研究[D].北京林业大学,2012
图片来源:
图1 图片来源:王玏《北京河道遗产廊道构建研究》.
图2 图片来源:通州时空•长河两岸风光无限
图4 图片来源:搜狐博客•北京•长河廊道•一小时
图6 图片来源:徐征、冯黛虹著《海淀老街巷胡同寻踪》
图11 图片来源:李裕宏《源远流长的高粱河-长河》
图16 图片来源:李路珂、袁琳、王南等《北京古建筑地图》
其他图片均为作者自摄
 
(文/周坤朋)